2019新开的现金棋牌

追寻铁军足迹专版③从英雄城出发,新四军整编挺进华中敌后

2019-09-30 05:57 来源: 我要评论0 字号:
【导读】 英雄精神熠熠生辉,初心使命代代相传。

  9月25日,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“追寻铁军足迹,牢记初心使命”大型融媒体新闻行动采访组从武汉汉口出发抵达第二站——江西省南昌市。当天下午,采访组来到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,采访新四军军部在南昌整编组建南方八省红军和游击队的艰辛历程,聆听新四军老战士和新四军后代讲述红色故事。

△采访组在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合影。

南昌吹响新四军整编集结号

江西南昌,红色革命的地标,人民军队在这里打响第一枪。这座有着“英雄城”美誉的城市,也被称之为新四军的“摇篮”,是我们党领导指挥南方八省红军和游击队改编组建为新四军的中心。

9月25日下午,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内,前来参观的群众人头攒动。馆藏中新四军多个时期的肩章、报纸、画册、立功证书等500多件实物史料,无声记录着新四军战士抗日御敌的烽火岁月,让参观者的思绪穿越到81年前……

1938年1月6日,新四军军部从武汉汉口进驻南昌,入住原北洋军阀张勋的公馆。这座兼揉中国特色的法式砖瓦二层小楼,已有上百年历史,也是“八一”南昌起义战斗地点之一。正是在这里,新四军建设步入正轨,军领导人相继任命,机构逐步健全充实,部队编组和集中等各项工作全面展开。

“新四军的一整套组织机构,以及军首长和四个支队司令员都是军部到南昌后才确定公布的。”陈列馆讲解员马晓倩介绍说,当时军部初创,机关尚未建立、干部尚未配齐,经济困难、装备短缺,确是白手起家、百业待举。

旧址陈列馆序厅正中,一座飘着红绸带的军号圆雕,生动阐释了南昌军部在新四军历史中的作用。飞扬的红色飘带被雕塑成阿拉伯数字“4”的造型,绸带上镌刻着新四军军歌的音符,寓意着新四军军部在南昌吹响了改编集中的“集结号”,吹响了奔赴华中抗日前线的“冲锋号”。

驻扎南昌的三个月时间里,在中共中央东南分局、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和新四军军部的指挥下,分散于南方八省的红军和游击队,除了广东琼崖地区的游击队外,胜利完成了下山、开进、集中、整编为新四军的艰巨任务,并陆续开赴抗日前线,开辟抗日民主根据地,新四军由此成为活跃在大江南北打击日本侵略者的主力军。

新四军各部队的集结是个复杂艰巨的任务。陈列馆宣传科副科长刘怡嘉介绍说,当时,各个大大小小的红军和游击队大多分散在南方各游击区的山头上,交通闭塞、缺乏通信器材,只能靠人徒步寻找联络。先有各分散的小游击队按编制的小集中,继有向皖南、皖西的大集中,绝大部分部队靠徒步跋涉,最远的在1000公里以外。

“他们在游击队进军的道路上设置重重障碍,派遣地主武装民团和地方军扼守路口碉堡,企图对游击队包围缴械。红军游击队奉命决不打第一枪,他们在进军抗日途中不得不密切注视所谓同舟共济的友军的枪口。他们不得不为了避免冲突减少摩擦而经常改变进军的路线,有时夜里行军。”美国进步作家记者史沫特莱在《新四军完成集结任务,开赴作战地域》一文中这样写道。

△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。

新四军集中整编后,下辖四个支队一个特务营,全军共1.03万余人。叶挺为军长、项英为副军长、张云逸为参谋长、周子昆为副参谋长、袁国平为政治部主任、邓子恢为政治部副主任,陈毅任第一支队司令员、张鼎臣任第二支队司令员、张云逸兼任第三支队司令员、高敬亭任第四支队司令员。

在集结过程中,南方八省红军和游击队一路战胜种种困难险阻,一路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,扩大了共产党和新四军的政治影响。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在给长江局和中央的报告中指出:“各个游击区的部队能顺利出动,主要是这些游击区的领导同志及全党对党中央有极大的信仰,他们对党的命令忠实执行。”

1938年4月4日,在完成改编南方八省红军和游击队、指挥调遣各部队开赴皖南皖西集结的任务后,新四军军部按照中共中央指示离开南昌、前往皖南岩寺。军部离开南昌时,数千名市民赶到车站欢送。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和新四军驻赣办事处则继续留在南昌坚持斗争,直到1939年3月27日南昌沦陷前夕才撤离。

光影散落,一件件馆藏沉默如雷;岁月如歌,一幕幕往事历久弥新。站在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楼前,聆听历史回响,高亢激越的军号声犹在耳畔,那棵历经沧桑的百年广玉兰,见证了中华民族一个世纪的光荣与梦想,依旧生机勃勃……

新四军烈士后代李东平心中的父亲——

“忠诚的战士,至亲至爱的父亲”

“我21岁时才知道我的生父叫李健,是革命烈士,才知道我一岁时就跟着爸爸妈妈进了芦苇荡,两岁时父亲牺牲在芦苇荡。”9月25日,记者在“英雄之城”南昌市,采访了今年74岁的新四军烈士李健之女、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顾问李东平,听她讲述父辈壮烈的革命故事。

△新四军烈士后代李东平讲述父亲的革命故事时,情不自禁流下了眼泪。

李健,1919年出生,江苏铜山人。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,193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先后在泰州、兴化从事党的地下革命工作。1940年11月奉命撤离兴化城,辗转兴化农村,创建抗日根据地。历任区长、区委书记、县委组织部部长、县长。1945年11月任高邮县县委书记兼高邮团政治委员。1947年10月31日在刘家沟战斗中光荣牺牲,时年28岁。

父亲长得什么样子?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他是怎么牺牲的?为了寻找答案,李东平一次又一次地沿着父亲战斗的足迹,去感受父亲的脉搏和情感。

“最先让我知道的是,在战争年代的父爱,竟是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表达出来的。”李东平说,母亲告诉她,当敌人大肆“清剿”时,身为高邮县委书记、高邮团政委的父亲,担心把我寄养在敌占区老百姓家里不安全,就把我带进了芦苇荡。可是,一岁多的孩子冷了饿了、不舒服了总是要哭的。父亲怕女儿的哭声引来湖荡中的敌人,危及同志们的安全,他严厉地叮嘱母亲:“如果遇上敌人,一定要用被子把小东平捂紧!”

“当时父亲坚定地说,女儿是我们的宝贝,可是为了大局,为了同志们的安全,我们必须做出牺牲!”这是让李东平一生刻骨铭心的大爱、父爱。“当需要父亲在革命事业和年幼女儿的性命之间做出选择时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。这种选择,对于父亲来说,是多么残酷,又是多么无奈。”

后来,李东平母亲通过地下党,悄悄把她送到一位老奶奶家寄养。“老奶奶和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掩护我,使我躲过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搜查、盘问,幸运地活了下来。”李东平感激地说。

1947年10月31日夜,李健和同志们在刘家沟,遭遇敌人的重重包围,他立即组织突围,战斗异常惨烈。“在刘家沟芦苇荡里,母亲遇见了冲出重围的父亲,见被父亲派去收步哨的警卫员还没回来,就劝父亲先跟他们一起撤。当时父亲立即说‘你不要管我,你的责任是赶快组织同志们安全撤离’。”李东平介绍,父亲再三嘱咐母亲和其他同志,要沉着冷静,灵活机动,尽快突围。说完,他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划船又去阻击点,组织同志们突围。

谁知这一别竟成生死之别,李健由于连续作战,疲惫不堪,吐血多日,身体虚弱,英勇牺牲在芦苇荡中。

“父亲的尸体,是在他牺牲后的第二年春天,才在芦苇荡里被发现的。当时,是根据尸体身长一米八的特征和衣兜里的一枚李健的名章,才得以确认是父亲的遗体,已然面目全非。”说到此,李东平不禁泪如雨下。

作为烈士之女,李东平一直把“心甘情愿地做应该做的事,无怨无悔地走应该走的路,坦坦荡荡地做应该做的人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。“我退休后加入了新四军研究会,至今已20年了。这20年,让我明白了父亲那一代人的信仰和忠诚。这20年,我只做了一件事,传承!”李东平坚定地说。

“父亲在心中是什么样的人?”面对记者的问题,李东平饱含深情地说:“忠诚的战士,至亲至爱的父亲!他用自己的生命,践行了‘为人民尽天职’的诺言!”

听新四军老战士叶道清忆峥嵘岁月——

“最新手机现金棋牌大全,是我的老家”

9月25日下午,在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。

“老爷子,您是哪儿人?”“最新手机现金棋牌大全,是我的老家,我是最新手机现金棋牌大全人!”

记者好奇地问道:“您是最新手机现金棋牌大全哪儿人?”老爷子哈哈大笑:“新四军军部在最新手机现金棋牌大全,最新手机现金棋牌大全不就是我的老家嘛!”

一见面,今年96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叶道清亲切爽朗的笑声,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。

△新四军老战士叶道清向记者讲述腿部受伤的故事。

“我是1941年参加的新四军,1945年入党,刚到部队被分在新四军七师皖南支队铜陵大队二连当六班班长,当时连长、排长都是老红军。”虽然年事已高,但叶道清依然精神矍铄,思维清晰,声音洪亮,穿着挂满勋章的新四军军装,满是皱纹的脸上,充满着刚毅与自信。

叶道清,1924年出生于安徽省铜陵市铜陵县顺安镇,未出生时,父亲便病逝,母亲带其讨饭生活,11岁母亡,为葬母卖身于财主恶霸为奴,14岁被区武工队救出,参加武工队,担任通讯员,从此,走上了革命的道路。

谈及参加革命的初衷,叶道清激动地说:“一是为了打败日本帝国主义,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,实行‘三光政策’,制造无人区,在南京屠杀我们30万同胞。1942年我被敌人拉到杀人场上去,如果不是新四军救了我们三个交通员,早就完了。二是为了推翻旧社会,我是贫雇农,祖祖辈辈受压迫受剥削。”

参加新四军后,叶道清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,参加大小战斗无数,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。据介绍,抗日战争期间,叶道清共负伤七次,其中重伤两次。

“1943年在攻打丫山战斗中,我站在树边,一枚炮弹突然掉在我前面,我被炸得全身血肉模糊,最严重的是右腿被炸成骨裂,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长出皮。”叶道清一边回忆一边挽起裤腿,小腿上一道粗粗的伤疤展现在我们面前。“当时缺医少药,昏迷一个星期后,医院准备将我已经严重感染的腿进行截肢,没想到在精通中医的王医生精心治疗和护理下,奇迹发生了,我不但没被截肢,而且很快康复归队。”

“1944年,我又一次在战斗中受伤后,被调至七师军工厂,跟著名的兵器专家吴运铎学习制造武器,主要是制造手榴弹、枪榴弹、地雷弹。”叶老告诉记者,他边学习边参加战斗,配合临江团参加水龙山战斗。“这里过去日伪军经常来扫荡,一个月来几次,我带着用桐油煮过的竹签,埋在敌人必经之地,一场战斗下来日伪军伤亡100多人,因表现优秀受到奖励,奖品是一支派克钢笔和日记本。”

解放战争时期,叶道清又参加了济南、涟水、枣庄、莱芜、南麻、孟良崮、临朐、淮海等战役和战斗,因打仗勇敢,屡立战功,荣获战斗英雄光荣称号。1949年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某部担任侦察排长。“上世纪七十年代拍摄的《渡江侦察记》电影,就是我们华东先遣九支队侦查排的原型。”叶道清自豪地说。

“1947年5月,孟良崮战斗中,我带领五名侦察员抓住两个关键俘虏,为消灭国民党七十四师提供了准确的情报。”叶道清说,当时在抓七十四师敌兵俘虏时,右手大拇指被咬断,至今大拇指不能伸直。“更有意思的是,当年咬我手的俘虏,后来投诚,经历过多次战役,仍然活着。解放后,在广州工作,我与他见过两次,每次见面,都像好朋友一样,互相拥抱。”

离休后的叶道清,离休不离岗,撰写革命斗争回忆录,发起成立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,深入工厂、学校、机关、军营,连续23年宣讲红色革命故事。“父亲的毅力很强,病不是很严重不去看,医生要求他尽量少看书,但他就是不听,看不清楚就边戴着老花镜,又拿高倍放大镜看。当时开刀做青光眼手术,眼内晶体全坏,连装人工晶体都不行。”叶老的女儿叶芳说,父亲觉得弘扬“铁军精神”、教育下一代是他的责任,是很光荣很有意义的事。

英雄精神熠熠生辉,初心使命代代相传。“我们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人民当家作主,过上幸福的日子。新中国是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,我们要让子孙后代知道这个胜利来之不易,把革命先烈的精神永远传承下去。”这,就是叶道清革命的初心和期盼。

作者:暂无
编辑:胡祥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最新现金棋牌大全”或“盐阜大众报”“最新手机现金棋牌大全晚报”“东方生活报老爸老妈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

关注我们

  • 微信

  • 客户端

推荐文章